笔下文学网 amtcuae.com,最快更新沈佳曼慕远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,不是那些奸诈狡猾的对手,而是那些一无所知又一无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,沈佳曼觉得她最大的敌人,不是别人,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慕远辰俊眉紧蹙,眼中尽是无奈和愧疚。

    曼曼,我从来没想过鱼和熊掌兼得,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可以吗?我现在脑子很乱,听到高宇杰汇报的消息,我心里不比你好过多少。

    即使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可是哪一次都不比这次失望来得强烈。

    好,我给你时间想,慕远辰,你最好想清楚了,你选择怎样的现在,就注定了我们会有怎样的将来!

    沈佳曼眼中水光流转,一个人的心只有那么大,能承受的痛苦也只有那么多,但愿这是最后一次,他不要辜负了她的真心。

    眼泪在转身之迹,缓缓滑落,亦步亦趋的往前走,即将踏出他视线时,她回头说一句:早知道当初就不救你了,让你死了,也比你现在活着,折磨的我生不如死要好。

    等待像是一条黑暗的无底洞,不知何时才能到达洞口,先前等他的计划成功,如今计划失败了,原以为不用再等,却不想还是要等,等他做最后的选择。

    也许选择是艰难和痛苦的,可是命运从来就是无情的。

    出了慕氏巍峨的大厦,沈佳曼上了山,她去了平时常去的山崖边,席地而坐,仰望着上空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闭上眼,眼前一片黑暗,睁开眼,是阳光的灿烂。

    她开始深思,现在的爱情真的是她当初不顾一切想要的吗?当初义无反顾的跟着高宇杰来苏黎世投奔慕远辰,她想要的,不过就是一份简简单单,纯纯粹粹的感情,没有眼泪,没有欺骗,没有辜负,没有愧疚,更重要的是,没有什么必须要报的仇。

    回顾当初的目的,再回头看自己现在的生活,她痛心的发现,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,她有了离开慕远辰的念头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她去找了林川,在他公寓门前守了二个多小时,直到天完全黑下来,林川才姗姗归来。

    停了车,拿钥匙开门的时候,赫然发现站在门边的沈佳曼,林川诧异了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待反应过来时,她已经走到他面前,低着头说:林川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

    快进屋说。

    林川迅速开了门,把她拉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替她倒了杯水,他关切问:要我帮什么忙?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轻声道:你上次跟慕远辰说你会带我走,是真的吗?

    林川怔了怔,不确定的问:你想让我带你走?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沈佳曼笃定的点头,双眸流露出无怨无悔的坚定神色。

    慕远辰还是决定要结婚吗?

    我不知道,但是,我不想再等了,我不想如此被动的让他决定我的一生,我和他之间,无论他做出怎样的选择,恐怕,都再难回到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定要和江珊结婚?是为了某种利益吗?

    为了报仇,他需要从江珊那里知道他父母的死因。

    林川恍然大悟: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你愿意帮我吗?

    我当然愿意帮你,关键你是否真的舍得离开他?

    再舍不得也必须舍得,否则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哪天,慕远辰不可能为了我而放弃报仇,就算放弃了,他也不会甘心,也许若干后后,他会怨我,会怪我,会认为是我让他愧对了父母,我太了解他了,他的心就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,根本不会安于现实,未了的心结若不结,就会像一堵墙挡在我们两人中间,这样的我们,是不会幸福的。

    那你是想让我送你回家吗?

    她摇头:不是,除了回家,去哪里都可以。

    林川目光略显诧异,但也只是稍纵即逝,很快,他就明白了她的苦衷。

    你是不想让家人知道你离开苏黎世了?

    ……是的。

    与其说不想,不如说不能,当初走的那么坚决执着,如今,还有什么脸再回去?

    看他表情若有所思,她立马说:如果你为难的话就算了,我也只是随口说说。

    不为难,我只是在想,我带你去哪里比较好。

    就去北京吧。

    沈佳曼停顿了一下说:其实我找你,就是希望你能把我带出镜,只要我离开了苏黎世,你就回到这边来,你的工作和生活可以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慕远辰怕我会离开,各个出镜口都有人把守着,我一个人走的话根本走不了。

    你的意思,要让我掩护你?

    是的,我们假装恋人,我稍微改变一下装束,就可以混淆他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林川想了想:你确定要走?

    是的,我确定!

    那好,我带你去北京。

    两人商定三天后乘飞机离开,出了林川的公寓,沈佳曼抬头,看到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二天里,她还是像过去一样,丝毫看不出有离开的打算,慕远辰还是没有做出选择,其实,都是她意料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,她去了学校,找到张美丽,语重心长的说:美丽,我深思熟虑了一晚上,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。

    什么事?

    张美丽看她表情凝重,眼皮不禁开始乱跳。

    我要离开苏黎世,下午一点的飞机,跟林川去北京。

    啊??你要离开苏黎世?你要离开慕远辰?!!

    你小声点。

    沈佳曼作出噤声的动作: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,可是又不忍心就这样不辞而别,毕竟让我伤心的人不是你,今天我来学校只是跟你告别,以后你要好好保重,你跟高宇杰的事不要过分勉强,我不希望你将来走上一条和我一样的道路,就这样,我走了。

    等一下!

    张美丽一把跩住她,愤怒的吼道:你在交代遗言吗?慕远辰不是还没有跟江珊结婚,你干吗非要离开他?

    那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那么爱你……

    他爱我,一点也不影响他娶别人,你如果不想看到我留在这里忧郁而终,你就替我保密,我到了北京会跟你联系。

    你都想清楚了吗?

    我想的很清楚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!

    那慕远辰知道你要走吗?

    他知道了,我还能走的了吗?

    张美丽揪了揪头发:可是你走了,他会很伤心的!

    可是我不走,伤心的人就是我。

    佳曼,你听我说,人生就像一场赌局,不可能把把都赢,只要筹码在自己手上,就永远都会有希望,慕远辰的爱就是你的筹码,你再等等吧,说不定事情马上就有转机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我已经跟自己说了无数次,我不想再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沈佳曼下定决心要离开,不管张美丽如何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她都坚持着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那你这边的学业怎么办?

    放弃。

    放弃?都读了一半你说放弃?你放弃了毕业证书拿不到,回国后,谁承认你是留过洋的!

    我不需要谁承认,一个人的能力不是靠一张证书来体现,是金子就总会发光。

    那你不觉得可惜吗?

    她坚定的回答:不觉得。

    当初选择硕博连读就是为了慕远辰,现在既然两人都没办法继续了,那她读这个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张美丽无法撼动她的决定,只好接受她要离开的现实,临别时,握着她的手说:在北京等我,如果我恋爱也失败的话。

    沈佳曼中午回了紫藤园,找了个借口把于妈打发下了山,然后林川开着车来接她,她把行李放进后备箱,最后撇一眼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,毅然决然的跟着他走了。

    车子往机场的路上行驶,她一句话不说,林川率先打破沉默:就这样离开会不会遗憾?

    遗憾什么?

    都没有再见到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黯然的别过头,半响才回答:不会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你真是狠下了心。他感叹:这女人的心狠起来真是无情呐。

    无情都是从多情走过来的,就是因为情太多,被耗尽,所以,才会变得无情。

    车子到在机场,下了车,她戴了副墨镜,又戴了顶荷叶边的紫色帽子,帽子很大,几乎可以遮住她的半边脸,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,根本不可能认的出她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张美丽一个上午坐在学校的操场上发呆,心里又烦又乱,上午一门重要的课都缺席了,让她如此纠结的,自然是佳曼的离开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把这件事告诉慕远辰,高宇杰会不会责怪她呢?

    她这个旁观者,可是很清楚慕远辰对沈佳曼的感情呀……

    可是如果她去说了,就等于是出卖了好朋友,那佳曼也不会原谅她呀……

    真是令人纠结,苦恼。

    内心苦苦挣扎,眼看离佳曼上飞机的时间越来越近,紧要关头,她终于豁出去了,一路狂奔出校门,拦了辆的士说:慕氏集团。

    佳曼,佳曼,对不起了……

    她坐在车里,默默念叨,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她一口气跑到总裁办公室,推开门,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又跑到高宇杰办公室,里面还是没人。

    正急得团团转,看到一个拿着文件的女秘书从身边经过,她一把拉住她,急急的问:你好,请问你知道慕总在哪里吗?

    慕总在开会。

    女秘书微笑着指了指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好,谢谢啊。

    张美丽一个箭步冲到会议室门口,举在半空中的手不知该不该落下去,看了看手表的时间,牙一咬,不管了,砰一声,把门推开,十几位公司高管的目光齐唰唰的向她射过来。

    她吞了吞口水,艰难的憋出一句:慕总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

    高宇杰立马起身到她面前,压低嗓音训斥:没看到我们正在开会吗?有事等会议结束再说!

    会议结束就来不及了,我就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张美丽想冲进去,高宇杰却拦着不让进:别胡闹了,到我办公室等着。

    佳曼跟林川私奔啦!

    她再也顾不了,扯着喉咙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慕远辰与高宇杰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机场大厅内,林川已经办好了登机手续。

    还有多久过安检?沈佳曼木然的问。

    十分钟。

    林川温润回答,随便提醒: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。

    她假装听不到,手里握着已经被她关掉的手机,来回翻转着。

    你是沈佳曼小姐吗?

    身边突然围过来几个穿西装的男人,上下仔细打量她。

    她心一惊,立马摇头:不是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手里拿着照片,稍作比对,笃定的对身边同伙说:就是她。

    请跟我们走一趟吧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?

    去了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林川上前护住她: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想绑架不成?

    悄悄的,一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腹部,男人压低嗓音说:不要管闲事,否则,子弹不长眼。

    沈佳曼离的近自是看到了这一慕,她重重的叹口气,厉声说:放了他,我跟你们走就是。

    佳曼!

    林川,没关系,他们不会伤害我的。

    她弯腰拎起地上的行李,黯然的说:虽然没能走的了,但我还是要谢谢你。

    说完,她大踏步的出了机场大厅,几个穿西装的男人则紧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上了他们的车,她被带到了一家高级私人娱乐会所。

    进了包厢,一眼撇见坐在枣红色沙发上,满脸怒气的慕远辰。

    说实话,沈佳曼一点也不意外,因为在机场她就知道,那些问她名字的人,就是慕远辰安置在机场的眼线。

    至于他是怎么知道她要离开的,她在车上也想过了,第一张美丽出卖了她,第二,于妈回家发现她不见了,只有这两种可能,凭着机场那几个白痴的眼神,他们根本不可能认的出她。

    包厢里只有他一个人,关了门,他起身走到她面前,切齿的说:你竟然要跟林川私奔?跟林川!

    天知道,他现在想杀人。

    我跟谁私奔是我的事。

    曼曼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你是我的女人,你怎么可以说出你跟别的男人私奔是你的事?

    那我请问我是你的什么女人?是你的情人?还是你要结婚的人?

    你这是报复我吗?

    慕远辰按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报复?她冷笑:这次走不了,报复才刚刚开始,上帝一定会给不珍惜真心的人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你还想做什么?

    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了,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就想过了,如果我走的了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苏黎世一步,若我走不了,我便不会把决定权留给你,我也不要再被动的等你做选择,如果你执意跟江珊结婚,那么,我也要开始一段新的恋情。

    你不要告诉我,你的新恋情是跟那个姓林的?

    怎么?不可以吗?林川不比你差在哪,他长相英俊,性格温和,懂体贴又会照顾人,更重要的是他专一,而且……

    够了!

    慕远辰愤怒的打断:我不许你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好!

    他就是你比你好,你羡慕嫉妒恨是不是?谁让你不珍惜我,你不珍惜我有人珍惜我!

    沈佳曼!

    慕远辰气的咬牙切齿,他额头青筋暴起:你再给我提一下林川你试试看?!

    我就提,气死你!她脖子一仰:林川,林川,林川……

    你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被她气死了,一个旋转将她按倒在沙发上,居高临下的低吼:不许提!

    我就提!

    你再提?

    林川!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沈佳曼用力推开他,昂首挺胸的说:我不但要提他的名字,我还要正式和他交往,从今天开始,我不再做只会哭哭啼啼患得患失的笨女人,你想我活得卑微 -->>

同乐城官方网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 同乐城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