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网 amtcuae.com,最快更新沈佳曼慕远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张见佳曼态度坚决,无奈之下,只好将地上的血人儿背起来,放到了车里。

    那几个闹事的人知道老张不是省油的灯,虽不甘心,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紫藤园,于妈一瞧见小姐带个满脸是血的人回来,吓得尖叫一声,颤声问:这……这咋回事?

    于妈,去请个医生来,待会我再跟你解释。

    把他安置到客房,于妈跟着老张下山请大夫去了,她弄了盆温水,小心翼翼的替他清洗着脸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谢……谢谢……

    男孩吃力的从嘴里发出两个字,看来,他虽奄奄一息,但意识还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你叫什么名字?你家住哪里?你听得到我说话吗?

    沈佳曼俯在他耳边问,可是他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于妈把医生请上了山,他迅速替男孩清理伤口,擦药,挂点滴,一系列的动作忙完后,开了些消炎止痛的药留下来。

    医生,他没事吧?

    没事,只是皮外伤,这孩子一看就经常挨打,所以内脏什么并没有损伤。

    经常挨打……沈佳曼撇了眼他瘦削的身体,心里不禁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休息一晚,明早就可以醒来。

    好的。

    几个人出了客房,于妈担忧的扯着曼曼的衣服说:小姐,我刚都听老张说了,你怎么可以管这种闲事啊?这种跟黑社会有关系的人,扫杀抢 掠无所不干,你这不是引 狼入室吗?

    他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个孩子,也是个坏孩子,正经人家的孩子是不会年纪轻轻就出来混,半夜三更被打的半死不活,我看你还是赶紧把他弄走吧,这年头好人做不得啊。

    于妈,你在担心什么?你担心被他抢还是担心被他偷?

    我倒不是担心这些,我主要是担心你的安危,少爷如今不在,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交代啊!

    没关系,出了事我自己担着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好了,不要说了,我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。

    沈佳曼一根筋通到底,整整守了男孩一个晚上,天蒙蒙亮时,男孩醒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环顾四周,撇见倚在床边沉睡的人,轻唤了声:姐姐……姐姐……

    咦,你醒了啊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赶紧走上前,关切的问: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

    谢谢你救了我。

    男孩一双大眼炯炯有神,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,竟然涌出泪来:我没事了,谢谢你!

    不用谢,你别哭啊。

    沈佳曼看到他用胳膊抹眼泪,觉得心酸酸的,他的手背看上去即粗糙又伤痕累累,想必,一定是吃过很多的苦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遇到过好人,你是第一个,昨晚你不救我,我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男孩哭的愈发伤心,沈佳曼的心也跟着愈发难过。

    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我叫小刀。

    你家住哪里?

    我无家可归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说来话长,我是跟别人来苏黎世的,原以为能混出个人样,谁知道却落得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那昨晚那些人为什么要打你?

    我替他们老大看场子,昨晚警察突然袭击,他们认为是我告的密,所以就把我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你老家哪里的?

    云南的。

    那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,家里人都不管你吗?

    小刀黯然的点头,然后又摇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回答,她便也不再问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你先安心在这里养伤,等我男朋友回来,我让他给你安排个差事,以后你就不用再去做那些危险的工作,也不用再跟那些黑社会的人接触。

    好,谢谢你!真的谢谢……

    别客气,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沈佳曼去园子里整理花草,于妈赶紧跟过去,心有余悸的说:小姐,那家伙没大碍了,让他走吧?

    她叹口气:你怎么就这么看他不顺眼?我已经决定让他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留下来?于妈大惊:留下来干吗?养虎为患啊。

    他没地方去,等少爷回来,我让他给他安排个事情做。

    少爷肯定不会答应的!

    他不答应我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你这是何苦呢?

    于妈急得直跺脚,突然又问:你该不是因为少爷跟江小姐的事,受了什么刺激吧?少爷和江小姐的事只是权宜之计,你千万别……

    你就当我受刺激了吧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挪了挪位置继续埋头整理。

    于妈见她铁了心,无奈之下,只好打消了劝她的念头,万事还是等少爷回来再处理。

    小刀出了房间,走进园子里,他被眼前的美景震慑住了,走到沈佳曼身旁,蹲下身诺诺的问:姐姐,这房子是你一个人住吗?

    不是,我男朋友也住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真漂亮。

    漂亮有什么用?住的开心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那你不开心吗?

    你看我开心吗?她反问。

    吃的好住的好穿的好还有人伺候,应该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她笑笑:那是对你来说,对我来说,只有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才是好。

    你说你男朋友也住这里,那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?

    我说的在一起,是永远在一起,而不只是现在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刀挠挠头:我听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那我就说简单一点,从昨晚我把你带回来,一直到现在你有看到我男朋友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那不就是了,因为他带着她未婚妻去法国拍照了。

    未婚妻?

    小刀懵了懵,瞬间恍然大悟: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,你是他包养的情人?

    我才不是。沈佳曼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那是为什么呀?

    说了你也不懂,你还小。

    我不小了,我都二十一岁了,我十五岁就跟着别人出来混世,什么世面没见过。

    你出来混的时间再早,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就不会明白。

    沈佳曼仰起下巴,让阳光直射到脸上,长长的睫毛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你看起来真像我姐姐。

    哦?你还有姐姐?

    恩……

    他突然变得有些伤感:我有一个和你一样美丽善良的姐姐,可惜死了好多年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我亲爸死的早,我妈带着我们姐弟俩改嫁到别的村,嫁给了一个龟孙子,他整天只会喝酒赌博,我姐生了病他不给治,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了。

    小刀的眼睛突然变得血红,他恨恨的说:总有一天我要混出个人样,让那个龟孙子跪到我姐的坟前磕头认罪!

    你别难过,你姐在天有灵,一定是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,如果为了混出人样而走是一条不归路,你姐不会安心的。

    沈佳曼终于明白小刀为什么会沦落至此,他一定是为了脱离原本的环境,所以才会铤而走险,跟着一群亡命之徒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人之初,性本善,只有环境,才会改变一个人最初的性格。

    小时候我姐最疼我了,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,自从她死后,这么多年,我便再也感受不到那样的温暖。

    小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却强忍着不落下来,看着他倔强的样子,沈佳曼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她安慰说:以后我做你姐姐吧?

    可以吗?

    当然可以,我叫沈佳曼,你就叫我小曼姐好了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小刀吸了吸鼻子,露出开心的笑,他的笑容很干净,像他的灵魂一样。

    慕远辰去了巴黎已经二天没有回来,他没有打电话解释他去了哪里,沈佳曼也没有打电话过去问,他以为她不知道,其实她已经知道了,只不过,她再装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承诺就是留在这里一个月,所以这一个月内无论发生什么事,她都要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再不能如从前一样,他晚归,她就傻傻的等,等不到,就打电话,甜蜜的爱情可以冲昏一个人的头脑,而命运的无情却可以把冲昏的头脑变得清醒。

    命运告诉她,在这个世上永远不要过分依赖任何人,因为即使是你的影子都会在某些时候离开你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她搬了张桌子静心写毛笔字,小刀没读过什么书,自然对她写的字认识的甚少。

    小曼姐,你一整天不是种花,就是看书,要么就是画画,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写字,你不觉得无聊吗?

    不觉得啊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怎么会无聊。

    可是你喜欢做的事是不是太多了?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当然有,我感觉你对任何事都特别感兴趣。

    她笑笑:怎么会,我也有我不喜欢做的事。

    那你不喜欢做什么啊?

    想了想,她认真的说:我不喜欢做梦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小刀被她说糊涂了,还从没听人说过不喜欢做梦呢。

    因为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摧毁了我一生的幸福。

    什么梦呀?

    天机不可泄露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认真的在白纸上写下噩梦二个字。

    这二十几年她做过无数个梦,却唯独这一次,梦想成真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最不喜欢做梦。

    小刀识趣的不多问,去园里转了几圈又转到了她面前,手肘抵在桌上,托着下巴问:你男朋友长什么样子啊?

    你很好奇?

    有点。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翻出她生日时和慕远辰拍的照片,放到他眼前:就长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小刀怔了怔,脸色忽然大变,整个人石化当场。

    看他脸色渐渐苍白,沈佳曼疑惑的问:小刀,怎么了?

    小刀……小刀……

    她连唤了几声,小刀才如梦方醒,目光闪烁的摇头:没怎么,看他跟我后爸长的挺像,心里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你后爸?

    沈佳曼诧异的张大嘴,慕远辰长的有那么可恶吗?

    于妈从客厅里跑出来,欣喜的说:小姐,小姐,少爷刚来电话,今晚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哦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云淡风轻,对这个消息并无惊喜和激动。

    我有点不舒服,我先回屋里睡一会。

    小刀的脸色依旧不太好,她关切的问: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?

    不用了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好吧,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。

    夜里十点,沈佳曼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,听到了熟悉的车喇叭声,他回来了,在离开三天后,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,缓缓下楼,慕远辰已经走进客厅,一眼撇见她,惊喜的上前说:曼曼,你还没睡?

    恩。

    他将她用力抱到怀里,沉声说:好想你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身体却一点点僵硬,感觉到了她的变化,他说:怎么了?不高兴见到我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那为什么连笑容都没有?

    沈佳曼原本是不想说的,可是听到他这样问,终是忍不住回一句:你跟别的女人去拍婚纱照,回来还要让我对你笑脸相迎吗?

    慕远辰怔了怔:你都知道了?

    我也希望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不起,我只是怕你知道了难过。

    以后不用瞒着我,对我来说,再难过的事,也一样挺过来了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,比知道他和她结婚更令她难过?

    高宇杰已经查到了新的线索,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……

    沈佳曼反应平平,她现在已经学会淡然处之,很快会过去,和已经过去是两回事,避免失望的最好方式,就是不报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跟你说件事。她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什么事?

    我前两天遇到一个被打的半死不活的人,我把他救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。

    你知道?

    于妈给我打过电话,把事情跟我说过了。

    她颇为意外:那你不生气?

    我为什么生气?

    他的反问令她更意外,她以为慕远辰一定会说她多管闲事,毕竟,慕家的仇人太多,这个世界,也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当时于妈跟我汇报这件事,我只跟她说了一句:没关系,我也曾被她救过。

    沈佳曼的心突然间像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麻五味俱全,如果时光可以退回到三年前,如果可以重新选择,她还会不会希望,在那个地方,在那个时间,遇见他……

    你救的人呢?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 同乐城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