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网 amtcuae.com,最快更新诡秘之主最新章节!

    镜中人影清晰,却再不见刚才那位身穿黑色宫廷长裙的女子,她似乎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克莱恩悄然开启了灵视,却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我不会请了个女鬼当保镖吧?这比女鬼还诡异……至少灵视是可以看见鬼魂的……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摸了下衣兜里的阿兹克铜哨,只觉阴凉和冰冷依旧,没有额外的变化。

    未受铜哨的影响……看来不是死灵类的家伙……不过,也不能肯定,当初铜哨跟着我下葬,可周围一圈的死者都没出现异常……因为埋葬在墓园的,都是经受过牧师和主教安魂的?它到底什么时候起作用,什么时候不起作用……等大使的事情完结,如果我还活着,就去墓园做下试验,争取弄清楚范围和限制,不能总跟带个定时炸弹一样……克莱恩洗了把脸,转身走出了盥洗室。

    他刚在客厅拿上报纸,准备去起居室或者卧室翻看,忽然听到门铃被拉响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声音里,克莱恩忽地绷紧精神,异常戒备地穿上有各种材料的外套,向着门口行去。

    他清楚地记得,最近几天会有危险降临!

    站在门后,等待了一下,克莱恩脑海内自然浮现出了外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天空红月若隐若现,街道两侧的典雅煤气路灯照亮着湿润的道路,身穿老旧大衣的男孩立在那里,鲜红眼眸深沉中带着些许迷茫。

    伊恩.赖特?他怎么出现了?这不是我梦境占卜里见到的画面吗?这是危险来袭的前兆?克莱恩拉开房门,警惕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莫里亚蒂侦探。”伊恩摘下棕色圆顶帽,欠了欠身体道,“我是来向您说对不起的,很抱歉,让您卷入了这么危险的事件。”

    克莱恩微皱眉头道:

    “你最该做的是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伊恩环顾四周,略埋脑袋道:

    “我刚从军情九处出来。”

    啊?这就是军方那个特殊部门的名称?克莱恩让开道路,指着客厅道: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可以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我至少得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落到这么被动局面的……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伊恩没有客气,跟着克莱恩进入客厅,坐到了上次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他正要开口,克莱恩突然补充道: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说的事情会让我陷入更大的危机,那就不用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一切都快结束了。”伊恩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。

    克莱恩松了口气,疑惑问道:

    “那么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忽地看见客厅对面的凸肚窗玻璃上浮现出一道人影:黑色宫廷长裙,淡金扎髻的长发,眼眸蔚蓝,容貌精致,脸色苍白,正是之前在洗漱镜里对克莱恩打招呼的那名女子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似乎找了张虚幻的高背椅坐下,左掌撑着右肘,右手托着脸颊,摆出没什么表情的倾听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克莱恩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这时,沉默了几秒的伊恩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,泽瑞尔侦探是弗萨克帝国的间谍,他收养了好几个流浪的孩子,教导他们搜集情报的技巧,这里面就包括我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我卷入的是一起间谍大案……克莱恩一阵恍然。

    伊恩目视着茶几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有年龄的优势,常常不被别人注视,能搜集到很多有用的情报,两周前,我偶然发现了赫尔莫修因手稿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赫尔莫修因?”克莱恩觉得这个姓氏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伊恩抬起头,望着他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图兰尼.冯.赫尔莫修因,罗塞尔大帝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家,数学家,机械学家,第二代差分机之父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!克莱恩顿时记起了相关的介绍:

    这不仅是伟大的科学家,更是疯狂的科学家,他认为人类存在本质的缺陷,只能借助机器来得到最终真理,他酷爱吃糖,似乎将这作为了自身的能量来源,于研究第三代差分机的时候神秘失踪,是各国努力寻找的一位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“他的手稿?涉及第三代差分机的手稿?”克莱恩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差分机是一种用于计算的机械装置,能有效提高同乐城官方网和各种工程的效率,在克莱恩看来,这是蒸汽时代的另类电脑,当然,目前只具备计算能力。

    伊恩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并没有实际看到,也许有一些相关的思路吧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再次说起事情的经过:

    “我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泽瑞尔侦探,他非常高兴,让我跟着那条线索调查下去,他则立刻向他的上司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我花费了一些时间,终于确定了手稿的下落,但我害怕危险,没有直接去偷,决定返回泽瑞尔侦探那里,之后,就是我告诉过您的事情了,泽瑞尔侦探的家被人潜入,很多小机关没有复原,他也未回应我的联络请求,兹曼格党的人更是试图抓住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通过您的帮助,我确认了泽瑞尔侦探的死亡,从他的尸体上拿走了一颗假牙,嗯,在我们分别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泽瑞尔侦探告诉过我,那颗假牙内侧铭刻有紧急联络他上司的方式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方式,只有意外发生,才会取下。”

    克莱恩轻轻颔首道: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拍了电报过去?”

    伊恩少见地闪过愕然道:

    “军情九处的人告诉您的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一个朋友正好在白朗姆街看到你。”克莱恩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伊恩沮丧点头道,“我通过电报,和泽瑞尔侦探在贝克兰德的上司联络上了,并用密文约定了见面的时间、地点与方式,但很快,我就被兹曼格党找到了,不,准确地说是因蒂斯的情报人员,这是军情 -->>

同乐城官方网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