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网 amtcuae.com,最快更新诡秘之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可怕的直觉,明明没有发现眼前的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只是替身,却依然认为有不对……躲在远处房屋内的克莱恩于心中嘶了一声,脑海思绪急转,迅速有了应对的策略。

    他操纵“怨魂”塞尼奥尔,让这秘偶嗓音低沉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开‘门’之后,如果是你先走,那我出去的时候,你完全可以在外面埋伏我,甚至不用埋伏,等着就行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应该我先出去,而在此之前,你需要把我的血肉和头发还给我,到时候,你可以离‘门’近一点,这样一来,你有足够的时间在‘灵体之线’飘到教堂顶端前通过那‘逃离之门’。”

    “绝望魔女”潘娜蒂亚沉默听完,反问道: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防备你出去之后破坏掉‘逃离之门’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的问题。”格尔曼.斯帕罗模样的秘偶毫不示弱地回应道,“等我拿到那个特殊的符号,会展示给你看,那样即使我关闭了‘逃离之门’,你也能重新开启。”

    潘娜蒂亚又闭上了嘴巴,仿佛在思考细节,但是,她整个人显得有点暴躁,难以平静下来,似乎被大量的疯狂倾向充塞了心灵。

    过了十来秒,她才再次开口:

    “我感觉纯粹的诅咒不一定能伤害到你,‘占卜家’们不缺乏办法来规避伤害,就像你之前用过的‘纸人替身’一样。”

    真是一点漏洞都不留啊,还好,你面前的这个人整体都是假的……克莱恩一边腹诽一边让“怨魂”塞尼奥尔从衣物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又一张纸人,并当着“绝望魔女”的面,将它们全部烧毁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确定你还有没有隐藏一张。”潘娜蒂亚依旧有些神经质地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没有表情地扯了扯嘴角道:

    “你可以占卜啊,‘女巫’不是很擅长这个吗?”

    潘娜蒂亚有些不耐烦地笑道:

    “这里无法沟通灵界,而我的灵性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将话说完,眼神变得颇为危险。

    克莱恩很清楚“绝望魔女”的意思,知道她的灵性因这半年的“进食”受到了污染,有些混乱有些疯狂,无法再给出足够可靠的“回答”,尤其面对的还是最擅长占卜的非凡者。

    两人僵在了那里,一时无法解决怎么达成信任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左侧的屋顶处,有嘶哑含糊的声音传出: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们‘见证’。”

    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和潘娜蒂亚同时转过脑袋,望了过去,只见A先生从阴影里“长”了出来,戴兜帽的长袍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怎么‘见证’?”克莱恩让“怨魂”塞尼奥尔问道。

    A先生拉了下兜帽,低沉笑道:

    “我使用‘血肉魔法’,钻进你的体内,监控你的状态,一旦你不再操纵‘灵体之线’或者想用‘纸人替身’,立刻给出警示或尝试阻止。

    “等到你们说的那扇‘逃离之门’开启,我再脱离你的身体,在‘灵体之线’被影响前,进入门内。”

    你当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是傻子吗?克莱恩让秘偶勾了勾嘴角道: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蔷薇主教确实能躲到别人体内,可钻出来的时候,宿主会当场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不,用那种方式是为了规避探查,所以必须和宿主的血肉融合,而这次没有必要,我会安静地待在你的胃袋里。”A先生相当详细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,不是我的胃袋,是秘偶塞尼奥尔的胃袋……克莱恩让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拿出枚金币,装模作样地尝试起占卜。

    这“疯狂冒险家”嘴里低语不断,手指缝隙中金币开始跳跃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那枚金币飞上了半空,又落至掌心。

    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仔细瞄了一眼道:

    “看来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得在我将那个特殊符号展示给‘绝望女士’前离开我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否则,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很可能被两人合作谋杀——如果潘娜蒂亚拿到了“开门符号”,又掌握着那块黑曜石,而时间较为充裕,不需要担心“灵体之线”异变,那她完全可以不用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帮忙,A先生的存在则会阻止“纸人替身”的使用。

    A先生若提前出来,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,甚至不用害怕知晓了“开门符号”的潘娜蒂亚会翻脸,到时候,他可以依靠“纸人替身”躲开必死的命运,而潘娜蒂亚不会于教堂内追杀,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必将被悬吊起来,她必须抓住机会,立刻逃离!

    另一方面,黑曜石石板无法带走,“格尔曼.斯帕罗”也就有后续逃离的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方案在细节上还有些瑕疵,但相当全面地考虑到了三方的处境,“绝望魔女”潘娜蒂亚抬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