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网 amtcuae.com,最快更新诡秘之主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为什么格尔曼.斯帕罗这个疯子要找人代领“血之上将”的赏金?不对,他为什么能领“血之上将”的赏金?达尼兹忽然从迷惑和纷乱里清醒,把握到了事情的重点。

    他猛地又低下脑袋,不让目光暴露自己的诧异和茫然。

    旁边的冒险家们则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没人敢去代领!”

    “对,除非想承受风暴教会的怒火,或者出卖格尔曼.斯帕罗!”

    “四万两千镑啊……如果能拿到这么一笔赏金,我立刻就去贝克兰德,做一名富翁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应该先在‘红剧场’享受半年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格尔曼.斯帕罗可以去领因蒂斯、弗萨克或者费内波特的赏金,虽然没有四万两千镑这么多,但也绝对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位冒险家说着说着,开始幻想自己拥有42000金镑后的生活,甚至因为理念不合,争得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不会吧……他们的意思是格尔曼.斯帕罗干掉“血之上将”了?不,虽然这疯子一直有这方面的想法,但缺少必要的帮手,需要和船长合作……安德森.胡德?达尼兹站了起来,按住鸭舌帽,低着脑袋,急匆匆往桌球室和纸牌室方向走去,那些地方往往摆放着一些报纸。

    他刚有离开,之前那几名冒险家就望向他的背影,压低嗓音,彼此讨论道: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他吗?偷偷摸摸畏畏缩缩的,一看就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没看清楚他的样子,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海盗的人,来拜亚姆打听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……”一位冒险家比划了下割喉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我们惹不起的,等这段时间过了再说。”另一位冒险家阻止了同伴的行动。

    达尼兹进入一间空着的桌球室,来到角落,拿起一叠报纸,快速翻看了起来,渐渐的,他表情变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“那疯子究竟做了什么?他真的干掉了‘血之上将’?这才几个月,他的实力就提升到了这种程度!而且,而且报纸上完全没提安德森.胡德……”达尼兹又是惊讶又是庆幸,深感自己面对格尔曼.斯帕罗时始终选择屈从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,否则,别人早就在报纸上看到他被狩猎,被换成了赏金。

    不,不,那个时候,我的死亡还没有资格登上报纸……嘶,格尔曼.斯帕罗真的是一个邪恶组织的成员啊……想着想着,达尼兹突地呆滞,似乎变成了石雕。

    因为,他似乎可能大概也是那个邪恶组织的成员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教会和军方总是喜欢夸大情况,嗯,是隐秘组织,不是邪恶组织!”达尼兹自我安慰了一句,再次产生了格尔曼.斯帕罗背后那个组织异常神秘异常强大的感觉。

    七位海盗将军之一的塞尼奥尔被狩猎就是证明!

    呼……达尼兹吐了口气,畏惧地在心里赞美起“愚者”,表达了自己要认真做事的态度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总督府附近的一栋小楼处,艾尔兰和乌斯.肯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总算结束了……”艾尔兰边叹息边将船长帽戴到了头上。

    乌斯.肯特揉了揉自己因为经常喝酒而变红的鼻子,附和吐气道: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因为格尔曼.斯帕罗的问题,被隔离调查了整整两天,面对的是最擅长这方面事情的“审讯者”们。

    好在艾尔兰从开始就未隐瞒什么,向上面汇报的是格尔曼.斯帕罗来历不明,但对军方抱有善意,将这位疯狂冒险家纳入线人行列并调查相应背景是高层的决定,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至于乌斯.肯特,更是没有任何问题,帮格尔曼.斯帕罗领取赏金是他按正常流程应该处理的事务。

    沿着花园中央的道路缓慢走向大门,艾尔兰随口感慨道:

    “谁能知道格尔曼.斯帕罗会这么疯狂,这么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据他了解到的少量情况显示,干掉“血之上将”只是格尔曼.斯帕罗当天做的最正常最渺小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个疯狂的家伙,当初为了拯救几位只是对他表达过友善的乘客和船员,竟然主动进入了危险的班西。

    艾尔兰事后才知道,班西潜藏的恐怖远超自己想象——风暴教会竟然直接将那里毁灭了!

    如果我对审讯者们说格尔曼.斯帕罗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,他们肯定会认为我在撒谎……人啊,真是矛盾的聚合体……艾尔兰无声地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听完艾尔兰的感慨,乌斯.肯特苦笑回应道:

    “我当时还以为你介绍来的只是一个比较强大的冒险家,结果,他连‘血之上将’都干掉了!该死的,我甚至认为他有能力成为第五王,看看那片树林,看看附近山峰的样子,你就不会怀疑我的说法了!

    “那里就像,就像……”

    艾尔兰看了乌斯.肯特一眼,帮他补充道:

    “就像是被岸防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 同乐城官方网